警惕!这几个来自韩国的

  他们打着基督教的旗号,以文化交流为幌子,在中国境内建立据点,拉拢信徒,骗取钱财,奸淫妇女,

  据凯风网报道,韩国包括统一教、摄理教等韩国多个组织,都在以极为隐晦的方式在中国进行渗透活动,让人防不胜防。

  统一教由韩国人文鲜明1954年建立,全称为“”,又称“统一教会”或“统一协会”,是一个等级森严、对信徒实施思想控制的组织,要求信徒为文鲜明献身,且信徒必须与异性信徒发生两性关系,称此为“洗礼”。

  该组织自传播以来,就极力向中国渗透,其下属机构“国际教育基金会”在国内部分城市打着文化交流、教育合作等名义进行渗透活动;“世界和平统一家庭联合会”经秘密在北京、天津、广州、沈阳、西安等主要城市设立分支机构,开展非法传教活动。

  除此之外,鲜文大学也试图通过与中国高校合作,拉拢中国学生入教;清心国际医院谋求以与中国境内医疗、旅游机构合作的方式向中国渗透等等。

  随着社会舆论关注,统一教的严重危害引起人们担忧。他们实行指定婚配,搞所谓的“集体婚姻”,对家庭婚姻生活造成危害;他们严格控制信徒,要求信徒尽早“献身”,努力募捐,推销货品;他们疯狂盘剥信徒,要求每位信徒须将前3年的收入全部上交,3年后则每年交什一税。

  摄理教由韩国人郑明锡创立,他声称 “耶稣已经去世,不会再复活,他才是拯救当今世界的救世主”“是重新降临世界的真正的基督耶稣”等等,不断神化自己。同时,推出《三十个论》、《天的话就是我话》、《真理的世界》等书籍宣传其歪理邪说,具有较强的欺骗性。

  摄理教向中国渗透主要针对大学生群体,其中又以女大学生为重点发展目标,他们打着“世界和平文化交流会”、“跆拳道”等名目向大学生传播。

  由于大学生具有深厚的好强、好奇、好胜的心理,受从众效应的影响,一般加入后很难退出,久而久之,形成稳定的生活圈子,导致越陷越深,不能自拔。

  陷入摄理教,后果是严重的。除了为摄理教聚敛钱财外,还容易被教主郑明锡玩弄,造成无可挽回的人生悲剧。一旦信徒识破其本质,欲退出摄理教时,又遭受到精神恐吓,成为挥之不去的心理阴影。一些经受不住折腾的信徒,选择自杀结束年轻的生命。

  尽管郑明锡目前仍在服刑,但摄理教向中国渗透的脚步并没有停止,反而是改变各种伎俩,把的魔掌伸进美丽的大学校学。这一点,尤其需要引起重视,做好防范和抵制工作。

  是由韩国人李长林于1988年建立的,是一个宣扬“世界末日”的组织。创立四年后,即1992年初传入我国,活动一度涉及10多个省、自治区、直辖市。

  该组织宣称,1992年10月28日23时是“世界末日”的开始,届时加入该组织的人将随复活的耶稣一起“升天”,不信其说教的人将在而后的7年“大劫难”中受苦,在1999年受到耶稣的审判。

  目前,仅在吉林省就建立聚会点60多处,发展骨干400余人,煽动、组织1200名受蒙骗群众变卖家产,离开家庭,放弃生产和学习,参加“升天”活动,甚至准备集体自杀,严重伤害信徒的生命财产安全,危害当地社会政治稳定。

  宣扬“世界末日”是的典型特征,全能神组织宣扬“世界末日”已经成为笑柄,想必看到宣扬“世界末日”的,大家会自觉地说“不”。

  1980年,韩国人创立“”。自称是最后的“先知”,要求信徒把他“石仙”崇拜,同时宣称“2000年世界末日即将来临,1997年9月30日将作为上帝屹立于世界”,并叫嚣“要打碎灭绝一切国”。

  1993年,该组织从传入我国,活动涉及辽宁、吉林、黑龙江、北京、河北、内蒙古、上海、浙江、安徽、山东、河南等11个省市区。先后在各地建立了20多处聚会点、联络点,并租地建立8处“石国”聚居村,唆使多名受蒙骗群众变卖家产,举家移居,共同生活。

  值得关注的是,该组织把目标直指中国政权。他们要求信徒断绝与外界联系,集中学习教义,不得读报、看电视、听广播,做到“绝对服从,完成在中国建立石国体制、搞垮中国体制的历史使命”等。

  没有社会的稳定,就没有幸福的生活。以搞垮中国现行体制为目标,用心十分险恶,潜在的危害相当巨大,其性质如同乐天集团转让土地一样,是人们不能容忍的。

  除此之外,韩国的新天地教会、天尊会、万民中央教会、圣神中央协会等组织也在利用中国改革开放的机会,打着基督教的旗号,以各种伎俩向中国渗透,其背后动机都是为了发展信徒、聚敛钱财、搞乱中国。

  韩国“岁月”号沉没事件背后就曾经有异端的影子。鉴于组织的危害性,近年来,韩国政府已经逐渐加强了防范、打击的力度。

  凯风网曾刊文谈韩国的一些典型特征,提醒人们注意防范,把内心的焦虑感降到最低。

  任何一个现象的形成,都有特定的历史原因。韩国原来是一个以佛教为主的国家,自朝鲜战争结束后,韩国在意识形态倒向西方社会,基督教由此大量流入韩国。韩国现在的组织,都是从基督教中分离出的异端邪说,比如统一教、摄理教、新天地教会等都是如此。

  同时,中国在一百多年前,遭受西方列强的入侵,基督教大量涌入中国,向民众传播。改革开放以来,中国与西方国家交流加强,基督教传播再次回潮,在国内有数量不菲的教堂、传教人士以及大量的信徒。韩国打着基督教的旗号向我国渗透,无疑有很强的欺骗性,让人防不胜防。

  比如,统一教创始人文鲜明以“第二基督”自居,大言不惭地宣称“我比耶稣本人更伟大”;摄理教创始人郑明锡自称是“重新降临人间的真正的基督耶稣”;新天地教会创始人李万熙否认耶稣基督救恩的普世性,自称是“救世主代言人”等等。

  韩国打着基督教的旗号传播,既有深刻的历史原因,也有特定的现实原因。如果我们生活中遇到韩国来传播“基督教”的,一定要查清他们的背影,是不是有组织的影子。

  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,与世界各国交流剧增,其中又以经济文化交流为主,促进了中国与其他各国的共同繁荣。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,经济文化交流,既扩大了我国的影响,同时也给各种活动提供了“机会”,即以经济文化交流为幌子,从事害人害已的活动。

  比如,摄理教打着“世界和平文化交流会”、“跆拳道”等名目,通过现场表演的方式,积极向中国渗透。又如,统一教成立了“国际科学统一会议”(ICUS),“教授世界和平年会”(PWPA),“华盛顿公共政策价值观念研究所”、“国际宗教基金会(IFR)”、“世界宗教大会(CWR)”等十几个协会或基金会,并以这些组织的名义向高级知识分子和宗教界高层人士渗透。

  中国反协会秘书长王渝生教授指出,“他们打着宗教、文化的旗号,特别用一些鲜为人知的文化‘面纱’,以文化团体、社团组织……来掩盖摄理教的本质。”

  经济文化是人类共同关心的问题,人人都会采取开放的心态接纳,王教授的观点可谓一针见血,说到了问题的实质。

  经济和文化是一只看不见的手,其隐蔽性和欺骗性极强,统一教和摄理教在中国大肆渗透,上当受骗的群众不在少数,这些铁证就是最好的说明。因此,在与韩国开展经济文化交流时,还需多长一个心眼,严防上了韩国的当。

  任何一个人或者组织,其任何行动都有一定的驱向性,即实现什么样的目标。韩国与世界其他一样,敛聚钱财是重要目的之一,并且他们采取的方式都大同小异,即通过榨取信徒,收取奉献金等方式骗取大量钱财,供教主过上花天酒地的生活。

  比如,统一教规定每位教徒须将前3年的收入全部上交教会,3年后则每年交什一税,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?摄理教要求信徒从事“义卖”活动,尽管出售的是口香糖等小物品,但聚敛的钱财高达数亿元!新天地教会安排信徒去上班工作、领取工资,继而再把他们领取的工资以集会时各种名目十分繁多的所谓“奉献捐款”榨取出来!

  韩国诈骗钱财,最终受伤害的是那些普通信徒,他们不仅为付出青春、付出了劳力、付出了血汗钱,同时还留下了深深地心灵创伤。

  除此之外,韩国擅长编造谣言,鼓吹“谁要背叛,谁出门就会发生车祸,不得好死”、“要患严重疾病,生不如死”等,对信徒实施精神恐吓。

  很多信徒内心蒙上厚厚的心理阴影,大部分人失去了工作,有的离家出走或离婚,有的被捕,有的自杀,还有的生病不去医院治疗而死亡,给个人和家庭造成了极大的痛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