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安门国旗护卫队 练习脸上放蚂蚁 腋窝夹石头

义务编纂:初晓慧

  在9月30日早上的升国旗进程中,黑龙江游客闫先生一直鼓劲,从身后将80岁的老母亲举起来。看完升旗,老太太激昂得两眼泪花闪动,“看完心里头特敞亮,党把国度建设得太好了”。

  “三尺岗台一样是咱们为国效忠的阵地。”老班长的话感动了他。1987年诞生的苏宪伟,2009年参军时,曾在国旗护卫队做了两年护卫队员。他至今记着本人在方队的地位:“方队右一路排尾”。后来,遵从组织部署,他担负国旗护卫队炊事班班长。

  手擎国旗杆正步向前时,仅靠食指和中指的气力夹住旗杆,必需控制好旗杆的稳固性。新兵训练时,除负重训练外,每晚,张自轩会绑3个到5个盛满水的军用水壶,擎旗先绕操场跑步五六圈(每圈300米)。而后,用背包绳拴在旗杆上让战友拉着模拟风向,保持前进时上体安稳。直到练到手上血泡烂了又长,长了又烂,结成老茧。手臂僵直,拿不住筷子。肩头,也磨起厚厚的老茧。

  跟擎旗手一样,展旗手也是国旗护卫队里最主要的角色之一。

  激动听心的时刻行将降临。为了看得更清晰,等候的人们踮起脚尖,伸长脖子,或是让小友人骑在肩头,或是一直把白叟抱起……

  6时11分,国歌奏响,人们屏住呼吸、脱帽致敬,眼光跟着回升的国旗缓缓上移,不少人热泪盈眶。

  9月30日凌晨6时,天安门广场。晨露微凉,数千名等着观看升旗的大众,密密挤了七八层,翘首以待国旗护卫队将国旗升起的神圣时刻。

天安门国旗护卫队员升旗前收拾衣冠。 天安门国旗护卫队 李超 供图

  原题目:坚守者|天安门国旗护卫队:挑战生理极限,用青春护卫国旗

  这么多年来,背十字架,衣领上别大条针,两腿和腋窝间夹扑克牌的传统训练方法,仍然坚持着。而冬天穿厚了太臃肿,夏天穿短袖有失肃穆,“冬不穿棉、夏不穿单”也始终是“戒律”。

  6时9分,国旗护卫队雄姿英发,高视阔步,走出天安门城楼,通过金水桥,穿过长安街,走向万众瞩目标升旗区域。

  对国旗护卫队员来说,成为“国旗卫士”那一刻,国旗就已融入他们的青春底色,三尺岗台成为他们为国尽忠的阵地。他们挑衅凡人难以设想的锤炼,忍耐生理难以忍受的极限,终极成为“国旗卫士”,成为天天随同国旗升起最靓丽的一抹绿。

  今年28岁的展旗手杨博,略黑的国字脸看上去有些冷俊。他衣着迷彩短袖训练时,比左臂粗一圈儿的右臂和满是老茧的双手,很背眼。

  国旗护卫队的方阵,共36人,每一人都经由层层提拔、千锤百炼。排在最前面的3名队员,分辨是擎旗手和左右护旗手,旁边一名手持指挥刀的是履行队长,后面紧随着32名护卫队员。

  彭凯回想,国旗护卫队员新兵训练时,常常每天湿透三四身衣服,有时一天要喝6000毫升水。2001年5月,自己新兵训练时,每次洗澡对着镜子都会吓一跳。半个月,他变得瘦骨嶙峋。原自身高1米85的他160斤,后来最瘦时120斤。

  指导员彭凯告诉澎湃新闻,国旗护卫队的日常训练,一是“站功”:一站就是一两个小时或三四个小时,118kj手机开奖,一动不动,贴着墙壁迎着太阳练,甚至成心抓来蚂蚁放在脸上练面部表情不变形;二是“走功”:用尺子量步幅,用秒表卡步速,迎着风、顶着雨,踩着雪,全天候在各种气候下完成义务,“训练个两万五千步,两年走一个新长征”;三是“持枪功”:护旗兵用的是镀铬礼宾枪重7.5斤,在手中机动应用不轻易,夏天手出汗容易滑落,冬天手都是冻疮握不住枪,为达到操枪一个声音、一条直线,队员们在枪托上吊上砖头练臂力,在腋窝下夹上石头练定位,直得手掌拍肿了、虎口震裂了、右肩磕紫了,才闯过这道关。“每过一关,都要流几斤汗,脱几层皮,掉几斤肉。”

天安门国旗护卫队员在驻地训练。 澎湃新闻记者 李延兵 摄

  25岁的张自轩是河北邢台人,入伍7年,已经当了6年擎旗手。

  护卫国旗,重于生命

  天色越恶劣,越加班训练

  “每过一关,都要流多少斤汗,脱几身皮,掉几斤肉”

天安门国旗护卫队员在驻地训练。 澎湃新闻记者 李延兵 摄

  护卫国旗,重于性命。这8个字是护卫队员宣誓时的誓言,也是他们的信心。

  领导员彭凯告知汹涌新闻,以前,有兵士在国旗下站哨时,蜘蛛从旗杆边草地中爬到战士身上,两个小时内在战士脸上织了一个蜘蛛网。其间,战士一动没动,直到放哨后才清算。

天安门国旗护卫队升旗。 展旗手 杨博 供图

  这象征,擎旗手要吃更多苦。

  今年35岁的国旗护卫队政治指导员彭凯,在国旗护卫队已经15年,从名护卫队员做到指点员,他最明白国旗护卫队员的训练艰苦和心理行程。

  北京冬天风多,最高到达九级。气象越恶劣,他越加班加点练习。

  杨博告诉澎湃新闻,刚被选进国旗护卫队时,在四个月的强化训练里,他感冒过,脚肿过,全部人瘦了20斤,最终胜利第一批进入方队。一进方队,他就申请当升旗手。老升旗手们的根本功:正步端腿支撑半小时岿然不动,单臂持续举7公斤重哑铃300余次面不改色,速度跳绳一分钟230多个,大气不喘……深深震动了他。

  这样的情景,无论酷寒酷暑,每天都在演出。国庆前夕(9月29日),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探访天安门国旗护卫队。

  “旗号,就是方向。旗稳,人心才稳,方队才稳”。居于方队核心的擎旗手,被称作“定海神针”。

  他对澎湃新闻说,自己心坎对方队充斥留恋。不过,有时看到队员们们吃得很好,感到在炊事班也是“护卫国旗”的一种方式。

  杨博告诉澎湃新闻,2010年,他终于在方队队员的考察中怀才不遇,成为一名展旗手。挑战也随即到来:因为升旗典礼要一鼓作气,把一面长5米、宽3.3米、重1.5公斤的宏大国旗抛在空中,并且保障国旗不能触地,“有臂力和和谐性远远不够,假如掌握不好风向和抛洒角度,很容易涌现国旗绕杆、绕手,甚至是动作变形、站不住等问题。”

  闫先生对磅礴消息说:“现场看很冲动,国旗护卫队太帅了。”

  展旗手杨博是2007年参加国旗护卫队。刚开端,站不完的破正、打不完的敬礼、走不完的队列,使他有些愁闷。和他同期入伍的战友,有的已经加入雪豹突击队执行任务了,而他却每天在太阳底下站军姿、练踢腿。时任老班长臧涛看出了他的心理,把他带到熙熙攘攘的天安门广场,仰望那面高高飘荡的五星红旗。老班长说:“为了这面红旗,仅在解放战争时代就有180多万好汉为此抛洒热血,全力以赴维护这面红旗,是护旗兵神圣的责任。”

天安门国旗护卫队声誉室。 天安门国旗护卫队 李超 供图

  擎旗手张自轩从入伍到当初,在军营里,哭过3次。刚到新兵连第二个礼拜,他由于不适应军队的缓和节奏哭了;第二次,因为新排进行强化训练时浑身脱水难以忍受,夜里在被窝哭过;第三次哭,他最自豪,是经过一年训练,如愿进入国旗护卫队方队时。

  一有空,杨博就察看老队员展旗的动作视频,越是大风大雨,越是逼迫自己增强训练。为练好基础功,他每年在模仿旗杆下训练几千次,手上血泡长了又破、破了又长,白手套烂了一副又一副……

  为加强腰腹力气,多少个夜晚,战友们睡熟了,杨博静静在床上练平板支持,甚至瘫睡在床铺上。为进步臂力,他每天坚持拿3公斤的哑铃练抛洒,一练就是上千次,有时胳膊都抬不起来。

  2017年9月3日,留念中国国民抗日战斗暨世界反法西斯战役成功70周年大会和阅兵式的升旗典礼,杨博也担任展旗手。

  曾经,还有一名战士,有次冬天升旗回来,进到室内,比室外温暖许多,这名战士就用带手套的手去捂耳朵,微微搓了搓,成果耳朵就流血了,送到病院缝了五针。

  依照尺度,每步75厘米,前臂摆幅30厘米,后臂摆幅30厘米,正步摆臂间隔身材10厘米。为达到正确,张自轩说,须要实现肌肉记忆法训练。新兵训练时,他重复磨难,摆臂加6公斤沙袋上午不动,踢腿保持长时光不动,直到肌肉酸痛僵直,构成肌肉记忆。良多战士训练停止后,会呈现小腿抽筋症状,深夜醒来疼得叫起来,然而第二天还得持续保持,直到造成习惯。

  张自轩告诉澎湃新闻,明年,是他服役的第8个年头,面临着复员。不外,他依然想留在国旗护卫队保卫国旗,在他看来,“跟国旗在一起,是最骄傲的兵,跟国旗在一起,是最大的荣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