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觉照是个什么东西?

  西安市委党校65岁的教授胡觉照上书教育部,建议中学语文课本撤销《出师表》,教育部昨天(16日,下同)对此回应,尚没有收到这一建议信。目前中学语文课程标准正在修订,其语文组修订负责人称,该建议不会影响标准制定。

  胡觉照自称研究三国历史已十五六年。他认为,诸葛亮的《出师表》发动战争的原因是一种愚忠,没有考虑到百姓的利益。“这篇文章基本观点完全错误,会让中学生形成‘愚忠’思想。

  胡觉照的建议引起了社会广泛的争议,大多数人都批评这一建议,有人甚至认为这是一种“学术炒作”。胡觉照对此反驳道:“我已经65岁了,也没什么再想要的东西,没什么可炒作的,我就是出于道义提出这个问题。我把这个重大命题提出来,就是让社会讨论。不管教育部是否采纳我的建议,大家关注讨论就是一个进步。”

  在4月初上书教育部后,两天前,胡觉照再次给教育部寄信表达这一观点。他向记者透露,之后还将向教育部建议中学语文删除《隆中对》,称该文是“分裂华夏”。

  “我教了30多年语文,教授《出师表》10多轮,从来没有感觉到学生从中学到了什么‘愚忠’思想,我也没有感觉到学生对这篇文章有什么反感。”一位资深语文老师说,“古文应该从历史的角度辩证地看,不能脱离当时的历史。如果按照这位教授的观点,那古文中该删去的文章该有一大批。《出师表》几十年来一直出现在中学语文课本中,并作为经典背诵诗篇,这就说明了它的意义。”

  北京五中语文老师徐淳称,《出师表》作为经典古文篇目,其文字、语法都是很出色的,“这是一篇很好的范文,对孩子们学习古文很有帮助。”至于胡觉照提出的“愚忠”思想,徐淳认为,传统文化中都会有不适应当代社会的一些思想,关键是老师怎么引导学生去对待。

  昨天,记者致电教育部基教司教材处,其相关负责人称尚未收到胡觉照的书信,并称,还不了解这一情况。

  据了解,教育部正在组织专家重新修订义务教育课程标准,新标准将在明年正式公布。昨天记者致电语文科目修订负责人,该负责人称,某一个人对某一篇文章的看法不会影响新课标的修订。目前我国中学语文课本一共有七八种,教育部并没有规定语文教科书的具体篇目,各个出版社会根据“课程标准”自己选择篇目。目前,《出师表》依然出现在初三语文课本上。(记者代小琳)

  如果不是美国的学院自由主义者搞过一场“政治正确”运动,我实在找不出更准确的词汇来解释中国“历史学教授上书教育部,要求将诸葛亮《出师表》撤出中学课本,以华歆的《止战疏》代之”这一文化事件了。事件的主角胡觉照教授,之所以对《出师表》看不顺眼,是因为诸葛亮此文透露出了一种不健康的“愚忠”思想以及“不科学的军事思想”,对没有完全辨别能力的初中生来讲,是有弊无利的,而《止战疏》正好可弥补《出师表》的缺陷。

  我认为,胡教授的这个建议,是一种完全的“政治正确”思想。在上个世纪后期,美国的“PoliticalCorrectness”运动,倡导人们的言论与思想要有一个正确的政治方向,黑人不能称为黑人,要称之为“非洲裔美国人”;秃顶或头发少的人要称为“头发受损者”;瞎子与近视眼则要称之为“视觉受到挑战者”,照这个思路发言,政治就完全正确了。这种政治正确论本身,在很多人眼中事实上更接近于言论的“不正确”。在中国版的“政治正确”思潮中,学术界常常以近乎于“上纲上线”的标准,追求“政治正确”,而忽略了学术的“不正确”。胡觉照教授对《出师表》的理解,显然就属于学术“不正确”了。

  在胡觉照教授看来,战争(出师)不宜提倡,而应当多讲“止战”;诸葛亮要求发动北伐战争,盖因刘备“猥自枉屈,三顾臣于草庐之中,咨臣以当世之事”,是典型的报恩心理,表现出的是一种“愚忠”,两种思想都是要不得的。

  既然胡教授是历史学家,既然他如此推崇华歆的《止战疏》,想必知道华歆的为人。华歆就是那个趋炎附势,当着汉献帝的面强行捉拿皇后的人,并扬言只要曹丞相有令,皇帝也可以抓走。在忠诚方面,华歆与诸葛亮相差何止十万八千里!但胡教授似乎宁可欣赏不忠之人,也不愿意见到“愚忠”。两个人在胡教授眼中之所以差别很大,大概就是因为两者发言的“正确”与否了。这就好比过去有那么一段十年时间,只唱样板戏,只写文革式“八股文”,是绝对“正确”的,唱戏者与作文者口是心非也好,思想龌龊也罢,一概不在话下。

  诸葛亮的忠诚,一度感动过包括苏东坡在内的许多文人学者,苏轼说:“读《出师表》不下泪者,其人必不忠;读《陈情表》不下泪者,其人必不孝。”白居易则感叹到:“前后出师遗表在,令人一览泪沾襟”。诸葛亮到底是否“愚忠”,看来,叫板胡教授者,不乏名人大腕!

  既然胡教授是历史学家,既然他追求和平反对战争,想必懂得战争与和平的辩证统一关系。诚如军事家孙子所言:“兵者,国之重器也。好战者恒亡,而忘战者必危”。就诸葛亮那个特定的时代来说,天下三分,华歆《止战疏》的“止战息兵”思想在我看来,更像是一种妥协主义;诸葛亮的思想则是,“奖帅三军,北定中原,兴复汉室”,以使国家统一,百姓太平。在评价“七擒孟获”这种和平处理战事的手法时,同为军事家的就赞叹“诸葛亮会处理民族关系”。因此,我实在看不出,诸葛亮的军事思想对无数学习过《出师表》的人们有何不良影响,至少,胡教授研究过此文后,依然保持着清醒的“正确”头脑,而并没有拿起武器。

  九年义务教育课本,不是战争教材,《出师表》进入初中语文课本,除了让学生正确了解历史真相,知道“出师”的进言背景,主要功能还是让学生们更好地学习古代文学,掌握文言文的基本知识。假如按照胡教授的思路,岳飞《满江红》中的“壮志饥餐胡虏肉,笑谈渴饮匈奴血”恐怕要被解读为“反人类思想”;《庖丁解牛》则可被理解为“虐待动物”。各类教材中肯定有相当多的一部分课文思想是“不正确”的。

  可见,顽固地追求“政治正确”,很容易走火入魔,导致学术思想的“不正确”。 (信息时报 椿桦)

  西安市委党校65岁的历史学教授胡觉照日前写给国家教育部教材司一封建议信,认为应将诸葛亮的《出师表》撤出中学语文课本,以华歆的《止战疏》代之。详细

  以胡教授的观点去观照现行的中学语文教材,问题多多,尤其是古诗文,由于受时代局限,很多篇目都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,可谓撤不胜撤。如因为《出师表》表达了愚忠思想,建议删去,那么柳宗元的《愚溪诗序》宣示了一种屈原人格,苏轼的《前赤壁赋》表现了“人生无常”的消极思想,李密的《陈情表》丧失了人性,解挂牌韩愈的《祭十二郎文》则暴露了中国人情感失控,依赖感强的典型缺陷等等,照此说来,都得删去。详细《出师表》被扣误人帽子实在冤古人可以为师。我们当年学《出师表》时,压根就没想到诸葛亮的“愚忠”,想到的只有他对整个国家的责任。《出师表》一文,显示出诸葛亮的大将之风,所言均不伤大雅。老教授误读了诸葛亮出师的动机,提出了人们难以接受的建议。

  展开全部胡觉照,陕西长安人,1943年生,毕业于陕西师范大学历史系,毕生从事教学工作,历史学教授,作家。陕西省社会科学院长安文化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。主编并出版了《中国党史教程》(上下册),出版了长篇小说《愣娃》、《漩涡》,发表了中篇小说《皇天后土》、《吝啬的上苍》,及报告文学《黄河作证》等,此外,还发表有思想史、远古史、现代史、哲学、经济学、私营经济等方面论文100余篇,90余万字。

  胡觉照,陕西长安人,1943年生,毕业于陕西师范大学历史系,毕生从事教学工作,历史学教授,作家。陕西省社会科学院长安文化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。主编并出版了《中国党史教程》(上下册),出版了长篇小说《愣娃》、《漩涡》,发表了中篇小说《皇天后土》、《吝啬的上苍》,及报告文学《黄河作证》等,此外,还发表有思想史、远古史、现代史、哲学、经济学、私营经济等方面论文100余篇,90余万字。